Return to site

为什么2、3年级是儿童写作的关键期?一动笔就无话可说怎么办?

Storyland故事星球

文/龚晗倩

在星球的儿童中文教学中,我了解到了各个年龄段的学员在写作中所遇到的困境。其中最有广泛代表性的,也是跨越所有年龄段的一个困境,我想很多家长都很熟悉:

临到动笔便抓耳挠腮,无话可说。

这个困境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难道是从开始写作以来,就形成的吗?不一定。

这一篇文章,我想聊一聊这个困境究竟是如何形成的,以及我们可以怎么办。

孩子们说:不想写作文,能不能不写?

我想先谈谈最近参加故事星球文学精读与写作工作坊的几位孩子,他们读四五年级,有一篇文章的题目是《我最不擅长......》,好几位同学写自己最不擅长写中文作文。

一位10岁的孩子在文章里倾吐了长久以来被无处不在的作文所逼迫的苦闷。比如遇到不会写的字会退缩,看一部电影要写观后感,读书要记笔记,在学校要写周记,放假要写日记,出游要写游记......

她说,写中文作文是一件特别麻烦的事。每次写作文都要花两到三小时,还常常脑中一片空白,无从下笔。

7月,我们故事星球的三位中文导师受邀在苏州诚品分别上了一堂写作课,孩子大多是三到五年级,在开始上课时,我问了他们一个问题,有多少人是自愿来参加写作课的?

孩子们摇了摇头,有的立刻抱怨:“妈妈说带我到诚品来玩一下。”还有人直接说:“我讨厌语文课,讨厌写作文。”十几个孩子中,只有为数不多的一两位是自愿参加的。大部分孩子表示“不想写作文”,“能不能不写”。

在他们心中,语文、作文,已然化身为洪水猛兽,一点儿也不好玩。抵触的情绪弥漫开来。

引导孩子通过观察和体验去理解,而不是灌输

在苏州诚品的课堂上,孩子们低沉的状态在我捧出一只大西瓜后消散了。看到西瓜他们跳了起来,闹着说:“老师,能切开来吃吗?!”

写作课竟然还有西瓜吃?他们不敢相信。

事实上,在故事星球的中文课程研发中,引导孩子通过观察和体验去理解一件事物,而不是通过灌输的方式告诉他们,一直以来是低年龄段课程的核心。

 

这种方式早已被儿童心理学家皮亚杰提出过:如果儿童想了解某种事物,他们必须自己建构与此相关的知识。7到11岁的孩子恰好处于认知发展第三阶段——具体运算阶段,这个年龄段的孩子已迅速获得了认知能力,能够对客观事物和经验进行有逻辑的思考。

 

抱着西瓜玩耍了一番,又心满意足地品尝了西瓜的孩子们,开始谈及西瓜的味道,“甘甜可口”、“沁人心脾”,想都没想,这些成语就从嘴里冒了出来,接着又没声音了。

 

我继续提问,难道每个人对西瓜的感受都只有这八个字?我不相信。有一位孩子开口说,他舔了一口瓜皮,是咸的,还有一位同学吃了靠近瓜皮的青白色果肉,他说是淡的。

 

在一步一步地启发下,他们开始摈弃那些张嘴就来的词,而是从感官、记忆出发,和自己的生活经验联结在一起,寻找对西瓜的认识。他们抢着举手,越说越停不下来:

“西瓜远看像一颗绿色的眼球”

“拍打西瓜“咚咚咚”的声音让我想起妈妈的高跟鞋”

“摸起来像光滑的盔甲”

“不,像妈妈的手”

“西瓜的清香是绿色的森林散发出来的味道”

“汁水像小溪”

......

课程结束后,一位家长特意向我表达她的惊讶。短短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她的女儿竟然爆发了难以置信的想象力。

她告诉我学校里的老师对孩子的要求是写统一标准的词句。这位母亲还翻开两本孩子写的散文习作本,我粗粗读了两页,一篇关于树,还有一篇关于世界,孩子笔下的树和世界看起来很遥远,很虚无。

那位妈妈问我,该怎么引导孩子?

我虽然不了解眼前这个孩子,但我认为对所有的孩子而言,首先,应该让他们尽情体验和感受这个世界。

如果他热爱自然,他可能会跑去关注长在路边的香樟树悬铃木,夏天小区里的木槿花石榴花,泥地里爬来爬去的虫子。

如果他热爱生活,一定对吃个冰激凌喝一碗绿豆百合汤之类的芝麻小事也能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

孩子真正感兴趣的是什么题目?

让我们说回写作,写什么,不应该比怎么写更为重要吗?如果是大而宽泛或脱离生活的题目,确实很难激起写作的欲望。

如果不关注孩子的兴趣领域,而指派一个像“世界”这么空泛宏大的命题,得来的也不过是“世界很美好“之类政治正确,却没有任何实质的文字。

孩子们真正感兴趣的,究竟是什么题目呢?和生活切肤相关,又能激发想象力和创造力的题目是他们的最爱。

这次在苏州诚品,我们给孩子们的写作题目是《高温小怪兽》《夏天最有意思的事》《我要把你吃掉》。

一位同学这么写高温小怪兽:“一团红色的东西从那颗大树后面一闪而过,它走过的地方出现了一条红色的道路。”还有一头怪兽,“张开嘴,就像烧得很旺的火炉似的”。

有几位男孩子写”猴子吃西瓜“、”蟒蛇吃冰块“,甚至有小朋友作了一首关于椰子的诗。

“一道寒冷的光下来

在你那象牙色的铠甲上

捅了个洞眼儿

你又被翻了个底朝天

你体内的液体顺着流了下来”

我们为什么要让孩子学会写作?

那么,如果不仅仅为交作业、应试,我们又为什么要写作呢?

写作其实就是邀请别人来进入我们的世界。我们的心越诚恳,越热情,别人越能够通过文字抵达我们的内心世界。

想想看,如果怀着厌烦的心情,匆匆忙忙地将文章草草写完,交差了事,读的人也能感受到这位写作者缺乏诚意,便不会想要敲开他的心门,在这个孤独的世界逗留。

也有人担心,对孩子讲这些会不会太早,或是太深奥了?孩子能领会写作的意义吗?

我想从一位五年级的孩子刘元纯说起。她参加了三明治和故事星球联合举办的少年破茧写作计划,并发表了一篇文章《生活在城市暗处的流浪动物》(点击蓝字查看)。她从发现爸爸的车轮底下卷了一只死猫写起,到参加流浪动物的活动,整个故事叙事自然。

一个五年级学生,是怎样把日常生活写得没有那么作文感,而且还能够触碰到有点深刻的话题的呢?

在线下见面会上,刘元纯解释,写这篇文章的原因,就是因为爸爸的车底钻进了一只野猫。从那时起,她就产生了好奇心,为什么这种动物会钻进去?她开始观察小区里,以及社会上各种各样野生的动物。因为对野生动物怀有极大兴趣,她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投入了真情实感,尽力不让它显得呆板。也因为这个真实发生的事件,她学着去观察记录一些生活中看到的东西。

这个11岁的女孩用最朴素的语言说出了写作的意义,我们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孩子需要的是成年人的信任、鼓励和正确的引导。

让我感到庆幸的是,二三年级的孩子刚接触写作,还没有大规模地对语文、对作文、对中文阅读写作产生厌恶和排斥的情绪,他们还没有被要求模仿或摘抄作文选里的好词好句,也还没有被条条框框束缚住自由的思想

在适当的引导下,他们能够对文学形成自己的理解,能够领会到写作的意义,也还有机会在几年之后,成为“破茧”的那个少年。

为什么孩子到了二年级,反而无话可说?

一年级实际上是识字量大幅提升的一年,孩子们慢慢地能用片段式的文字来表达自己的想法,这个时期,他们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表达的欲望也尤为强烈。有家长提到,小朋友一年级时给他10张纸也写不完。

为什么有的孩子到了二年级,一动笔就无话可说了呢?

一位家长给出了答案:因为写字慢,老师和家长建议孩子精简语言,以便提高效率。孩子从大人一次次的建议中得出了结论:要写得少而精。

写多了有几大坏处:

一,很多字不会写,写得慢,效率低下;

二,有偏题的风险;

三,缺少懂他的读者,老师没时间看每一个孩子的长文,家长也不一定有时间看,或者看了以后没能及时给予积极的反馈,甚至有因为超出规定的字数而被扣分的情况。

在我的文学启蒙与写作课上,一位升二年级的小女孩告诉我,因为写得太多,且没有提到老师想要的主题,被扣了十分。她觉得自己很吃亏,从此决定惜字如金。

这些负面的反馈使孩子在写作之前心理产生了压力:要下笔了,一定要写得言简意赅呀。可是怎么才能既把事情讲清楚,又不会写一大堆无用的话呢?反复思量下来,他想不出好的方法,也没有人教过他真正行之有效的方法。事实上,连成人也不一定能完全掌握这样的方法。

我在三明治教授成人写作课的时候,常有学员刚开了个头,就写不下去了,因为觉得将自己脑中的千头万绪写下来,还要写得有条有理,着实困难,有的人索性放弃不写了。

可见对一个8岁的孩子来说,文章要写得精简,要求太高了

我们是否对孩子的文字期待太高?

除此之外,对落在纸上的文字期待过高,是包括大人小孩都有的通病,也是阻碍写作的一块大石。

一篇成文的文章,就应该文笔优美,有华丽的辞藻,有理有据,条理清晰,中心思想明确,甚至要一气呵成。事实上,这完全是不现实的。

职业写作者的文章在发表以前,通常也需要经过编辑审稿,一遍遍地退回修改甚至重写。甚至连福楼拜这样的大作家都需要每周写一篇文章练笔。我们又为什么对孩子这么苛刻呢?

一篇文章的初稿,肯定是有瑕疵的,要让孩子了解并接受这一点,首先家长自己需要接受现实,并从一篇错漏百出的习作中找出闪光点,不要吝惜你的赞美,鼓励他,帮他建立信心

流畅地表达心中所想,将一件事情或一个想法用文字讲清楚,不如大家想象得那么简单,需要不断地思考、推敲,需要被鼓励、被肯定,当然也需要自我激励。

但对于一个孩子来说,首先得受到大人的鼓励。在扮演权威角色的大人面前,孩子处于弱势,容易受暗示,当他们敏感的内心感受到成人对他的写作不满,下一次便学着根据要求来取悦成人:

你想看什么,我就写什么,而不是我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鼓励写,更要鼓励思考和讨论

我们不仅要鼓励他们写,更重要的是鼓励他们思考。

 

我常在课堂上发起所有的孩子展开讨论。这其实是一个头脑风暴的过程,很大程度上能够帮助孩子们梳理思路,奇奇怪怪的点子能刺激孩子们进行新一轮的思考,形成独特的、属于自己的想法。

在头脑风暴的刺激下,孩子们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用手掌接雨水,像秋天扑在你的手上”

“雨的心情是开心的,因为它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西兰花像人的头和头发,吃西兰花就像理发”

“铅笔掉在地上,像敲鼓的声音”

......

在我心中,这些句子才真正透着灵气。

我还邀请孩子互相点评文章。他们虽然年纪小,提出来的意见倒经常一语中的,比如读到一件篇文章匆匆收尾了,立刻有人问:“好奇怪,为什么会这样?可以再多讲一点吗?”有时候听到一篇文章简短仓促,就会有人建议:“太简单了,应该写得具体一点。”

这些建议并没有打击孩子的信心,反而激起了他们追求卓越的欲望

小评论家们也毫不吝惜赞美,“好玩!”“有趣!”“这句写得好!”不用怀疑,他们拥有最敏锐的直觉,和一流的鉴赏力。

小朋友能感受到这种来自同伴的激励,从而鼓起勇气,一笔一划,歪歪扭扭地写拼音写汉字,信心建立了起来,便能继续写下去了。因为他们知道,只要认真对待文字,便不会遭受无来由的指摘。

我感触最深的,是最近这一期暑期工作坊中,小朋友起初会害羞,每当听到自己的文章要被念出来,不是垂下头抱着脑袋,手捂耳朵,便是嚷嚷“不要读我的”。几节课以后,五六个孩子争抢着说:“老师,先读我的!”“读我的!里面有句话你会笑死的!”最终,他们需要通过石头剪刀布来争夺排名顺序。

写作,没有想象中那么枯燥无趣。

最先发生变化的,是孩子对写作的态度,他们不再认为写作就是写作文。学习写作,原本就不只是应试作文这么单一,还是孩子建立自我认知和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

孩子收获的,不仅仅是写作能力,更是对观察能力,感知能力,理解能力和思考能力的综合培养。这是一个较长远的,需要长期去培养的过程。不是一篇文章,几次考试,就立竿见影的。它不是技巧的储备,而是能力的储备。

我们期待的,是孩子到了初中高中,上了大学,甚至毕业以后,仍能保持对写作的热情和后劲。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